悼红轩主人

个人编写京剧剧本

在果厕发过,灵感来自果厕汤显祖及瑜将兵赴丧,由于板式及京剧行文限制,会有部分扭三史向混设及bug。

周瑜(闷帘唱):[西皮导板] 平地里忽闻噩耗!

[念]义兄啊!

[接西皮散板]可怜你壮志未酬赴阴曹!

孙权上 (念)兄长不幸早丧命,独留我身怎统兵?

[扶周瑜起](白)将军莫要哀思伤身,适才张长史对我言道,今事已至此,哭又何益!长兄身故,理应收拾旧部,重整河山才是啊。

周瑜:【西皮原板】少主公年小志存高,我观他明君有道。他年也是【转快板】一英豪,鸿鹄之志满怀抱,岂是他人可小瞧,【转摇板】躬身施礼大事讨!

孙权:(搀周瑜臂)【西皮快板】听他言不由我豪情满怀,看起来他与我君臣不猜,我二人共携手抛洒襟怀。【转散板】到那时定是个太平世界。

周瑜:(白)主公【西皮快板】点将台前行列齐,剑戟寒光冲天起,将士个个勇杀敌,似这样行阵——【后台帮腔】请主公点阅!【转散板】世间稀。(白)主公,现点将台前行伍齐备,请随瑜一观。

孙权:(白)好啊,孤有公瑾,定可扫平四海,成王霸之业!

周瑜:(白)主公请

孙权:(白)公瑾请

(下场曲牌,二人携手共下)

灵石记

最近在看通灵宝玉的解读脑出来的梗,架空au,8要纠结情节。都我瞎编的。

周瑜儿时身体孱弱,不知求了多少名医方士,吃了多少名贵药材,却总不见好。大夫们看过后都说周瑜是胎里带的不足,而都没有解决之法,只都说先用参汤吊着,参汤刚刚用下还有些疗效,也催的周瑜稍足壮了些,但三个月后状况却急转直下,不仅参汤失了疗效,反添了咳血的毛病,常常半夜喘憋咳血,好容易长出些肉又瘦了回去。

这样折腾了半年,周瑜竟连床都下不得了,周父周母是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恨不得替周瑜受这份苦。

一日,宅院门口来了个衣衫褴褛的和尚,周父周母也是好善之人,便将那和尚让至前厅。

“贫僧此来非为化缘,只想讨碗解渴的水喝。”和尚深施一礼说道。

周瑜父母听了听了此话,忙叫下人去后院打水来,水到之后,又双手把碗递给了和尚。

和尚也不拘礼,接过水碗一气儿喝了个干净,喝完抬起袖子抹了抹嘴说道:“家中小儿身体孱弱,如今旧疾复发,病势沉重了吧。”

“大师如何知道此事?您既已知晓,还请大师教个解救之法,只要能救得犬子一命,我们倾家孝敬也是使得的。”

和尚听了这话却连连摆手“出家人,钱财乃身外之物。”将手往衣襟里一摸,再摊开手时,只见掌心里多了一块光华灿烂的美玉。

“这玉乃是女娲补天之石所化,将这块玉雕成个物件随身带在令郎身畔,可保他此生无虞,只是须谨记一样,正缘现时,此玉便会大放异彩,而孽缘出时,便会黯淡无光。贫僧此次尘缘已了,要回那西方极乐去了。”和尚说完,脚下竟自生云雾飘然而去,待周瑜父母追出房外,早不见了踪影。

周瑜父母得了此宝,自然是不敢怠慢,去京城请了上等工匠将玉石雕琢成了一块云纹玉佩。说来也是件奇事,自从这块玉佩来到了周家,周瑜的身体竟一天比一天足壮了起来,不到半年,周瑜便能跑跳如常,且饮食也多了起来。周瑜父母见此情景更是喜不自胜,径自去寺庙里烧香还愿。

转过年到了正月十五,城里办了一场社火花灯,周瑜听说后,便吵闹着要去看,父母拗不过他,只得答应,只吩咐把随身玉佩看好,万万不可遗失,并派了个得力丫鬟玉露跟着。

在花灯会上逛了一圈,也没见什么稀奇玩意,周瑜也烦了,待要回家,周瑜往腰部一摸,却只抓了个空——玉佩竟不翼而飞了!

吕蒙也在这花灯会上游逛,忽见前方草丛里有什么闪着微光,赶了两步上前拾起一看,竟是一块雕工精美的玉佩,想着也必是某人不慎遗失,便在旁边大石上坐等,不多时便见周瑜往这边找来,便手拿玉佩迎上前去。

“敢问公子便是这玉佩的主人么?”吕蒙问道,周瑜一看惊喜异常,忙接过玉佩,说道:“可怕死我了,我这性命可全系在这玉佩上呢。”说完抬头看了看吕蒙,又觉自己失了礼数,忙深施一礼说道:“多谢公子,敢问姓名?”

“吕蒙,字子明”

“周瑜,字公瑾”

⚠️泥瑜瑜预警⚠️⚠️饺学预警!

打过预警了,香香的红烧肉,不要吃饱饭打厨子!在大眼仔朝暮夕故wyz第一条

⚠️泥瑜瑜预警!⚠️⚠️换头文学预警!!!!

标题打过预警了,自己点进来雷到不负责哈,不喜欢不要骂我555555

话说周瑜正与吕蒙说话,只见有人回说:“权二爷来了。”周瑜急命“快请进来。”孙权见往里让,心中喜出望外,急忙进来,见了周瑜,满面陪笑,连连问好。周瑜也假意殷勤,让茶让坐。

孙权见周瑜如此打扮,亦发酥倒,因饧了眼问道:“大哥怎么还不回来?”周瑜道:“不知什么原故。”孙权笑道:“别是路上有人绊住了脚了,舍不得回来也未可知?”凤姐道:“也未可知。男人家见一个爱一个也是有的。”孙权笑道:“嫂子这话说错了,我就不这样。”周瑜笑道:“像你这样的人能有几个呢,十个里也挑不出一个来。”孙权听了喜的抓耳挠腮,又道:“嫂子天天也闷的很。”周瑜道:“正是呢,只盼个人来说话解解闷儿。”孙权笑道:“我倒天天闲着,天天过来替嫂子解解闲闷可好不好?”周瑜笑道:“你哄我呢,你那里肯往我这里来。”孙权道:“我在嫂子跟前,若有一点谎话,天打雷劈!只因素日闻得人说,嫂子是个利害人,在你跟前一点也错不得,所以唬住了我。如今见嫂子最是个有说有笑极疼人的,我怎么不来,----死了也愿意!”周瑜笑道:“果然你是个明白人,比鲁肃两个强远了。我看他那样清秀,只当他们心里明白,谁知竟是两个胡涂虫,一点不知人心。”

他们好配我好爱

(个人捏脸作品)

权瑜捏脸

个人捏脸作品,他们怎么能这么好看5555

权仔,好帅5555

捏脸作品